美國輝瑞研發的疫苗能否像當年的威而鋼一樣創造奇蹟?

2021年04月14日 1054点热度 6人点赞 0条评论

美國輝瑞製藥

與其他許多國家一樣,智利收到的輝瑞疫苗劑量遠遠少於最初承諾的劑量。在12月底開始接種計畫後的一個月內,這個南美國家訂購的1000萬支輝瑞疫苗中只有約15萬支到達。直到1月下旬,中國公司華諾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帶著400萬劑疫苗突然加入,智利才開始以令人印象深刻的速度為其1900萬人口接種疫苗。根據牛津大學的數據,這個國家現在的人均疫苗接種率位居世界第五。

輝瑞是全球最有價值的跨國醫藥集團之一。耳熟能詳的神藥威而鋼就是其產品之一。輝瑞曾憑藉威而鋼使得市場價值約為1,860億美元(1,100億英鎊),成為全球估值最大的醫藥集團。而在COVID-19疫苗研發上,能否再創奇蹟?貌似並不順利。

在雅加達,體育場內一片沸騰,戴著口罩的醫護人員紛紛湧入,接受華銳疫苗注射。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徘徊在一排排的疫苗接種站,他是東南亞國家第一個接受中國疫苗的人,他已經為他的人民訂購了1.4億劑疫苗。

印尼和其他許多被COVID打擊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的選擇是有限的。根據杜克大學的數據,全球疫苗的部署一直由較富裕的國家主導,這些國家搶購了全球82億劑疫苗中的58億劑。

中國的疫苗可以儲存在標準的冰箱中,這對印尼這樣的國家很有吸引力,因為印尼是一個橫跨赤道的悶熱國家,可能難以適應像輝瑞公司的疫苗的超低溫儲存需求。

塞爾維亞在1月成為歐洲第一個開始為其人口接種中國疫苗的國家。迄今為止,該國已購買了150萬劑國藥集團的疫苗,占該國供應量的大部分,還有少量俄羅斯的斯普特尼克五型和輝瑞公司的疫苗。

可以說,在COVID-19疫苗的市場佔有率上,中國的疫苗遠遠甩開美國輝瑞的疫苗。

中國疫苗席捲全球大部分地區

1月下旬,滿載疫苗的飛機剛剛在聖地牙哥機場滾落停靠,智利總統滿臉笑容。他說:今天,是一個充滿喜悅、情感和希望的日子。這希望的來源是中國運來了足量的COVID-19疫苗,國家有望從疫情中解脫。

中國的疫苗外交運動取得了驚人的成功。根據美聯社的逐個國家統計,中國已經承諾向超過45個國家提供大約5億劑疫苗。在中國眾多疫苗製造商中,僅有四家聲稱今年能夠生產至少26億劑疫苗,因此,世界上大部分人口最終將不會接種那些吹噓著頭條新聞功效的花哨西方疫苗,而是接種中國研製的疫苗。

在缺乏有關中國疫苗的公開數據的情況下,依賴這些疫苗的國家仍然普遍存在對其療效和安全性的疑慮,以及對中國可能希望得到什麼回報的擔憂。儘管如此,根據美聯社的統計,已經有超過25個國家開始接種中國的疫苗,而且根據這些國家的獨立報導以及政府和公司的公告,中國的疫苗已經送到了另外11個國家。

對中國來說,這是一場潛在的挽回顏面的政變,中國一直決心將自己從最初對COVID-19疫情處理不當的不信任對象轉變為救世主。與印度和俄羅斯一樣,中國也在努力建立善意,並承諾在國外發放的疫苗數量大約是國內的10倍。

延伸閱讀:威而鋼

威而鋼是輝瑞公司研發的藥劑,用於治療勃起功能障礙,於1998年上市。20年來,它已經變得無處不在:據輝瑞公司發言人稱,全世界有8700萬男性購買了這種藥物。美國軍方每年為它掏出5460萬美元。

儘管這種藥物今天很受歡迎,但發現它的研究人員最初的研究目標並不是解決陽痿問題。西地那非是威而鋼的活性成分,最初是為了治療心血管問題而開發的。它的目的是通過阻斷一種叫做PDE-5的特殊蛋白質來擴張心臟的血管。在動物試驗中,它的效果似乎還不錯:研究人員可以找到證據證明它阻礙了PDE-5,而且動物也沒有任何明顯的負面作用。但用於治療心臟病的療效並不理想,卻意外發現對治療勃起功能障礙(陽痿)有明顯療效。於是,在20世紀90年代初,它被帶入了一期臨床試驗,以測試人類是否能耐受一種新化合物。1998年,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批准威而鋼作為勃起功能障礙藥物使用。

大头

勤而自律,心似明镜。

文章评论